懺悔

衍慈法師

在日常生活中,人人都免不了會犯過錯,語言上或身體上的一時沖動會傷害人,在有意無意之間也會做了損人利己的事,與眾共處,同事之間,搬弄是非又或說妄語等等,都是與身、口、意三業有關之作為。意業雖然是看不見,觸摸不到,但它往往是個主謀。有心犯的是罪,無心犯的是過。如果自己能醒覺所犯的錯處,是一件好事,因為內心有覺照反省,才會發心去改過。古往今來,都有這樣的說法:人不怕犯錯,最怕的是不肯承認錯誤,這樣便不能從錯誤中吸取教訓,去改過自新。所謂知錯能改,善莫大焉,不但要知道錯之所在處,還要有面對它的勇氣,承擔錯誤不竟是負責任的行為。
  「懺悔」兩個字,大家明白嗎?「懺」是懺除過往之惡,「悔」是悔過,以後不再起心做罪。一般人只知「懺其前愆」,而不知要「悔其後過」,以致前罪還沒有消滅,相同的過錯又已重演,這表示懺悔仍然是不夠真誠、不夠徹底。當一個人做到「不二過」時,才可以說,我已完全懺除掉以前之過錯。
  修行人若常能懺悔,錯事不覆藏於心裡,生活會變得越來越清淨自在。懺悔的方法有很多種,例如,對首懺悔:即在善知識,大德高僧面前發露懺悔,使身心回復清淨,一塵不染。又一切罪過,也可以通過拜懺這個方式,如藥師懺、梁皇寶懺、法華懺、三昧水懺等等,在佛前虔誠懺悔,藉著佛菩薩的加持、共修的力量,使業障消除,身心自在。在懺悔之同時,也可立功補過,如犯了口業不清淨,便要多念佛或誦經。殺生重者,便要護生、放生等,都有相輔相成的作用。
  若要懺悔更具效力,則有賴足夠的助緣:第一助緣,是明白因果善惡報應,絲毫不爽,要生重怖畏,所謂「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」。第二助緣是要誠懇,才能生大慚愧心,深感毀戒之下劣,未能見賢思齊,所以要發露懺悔,痛改前非。甚麼是發露呢?可舉一例說明之,泥土裡面有種子,如在其未萌芽之前,已把它拿了出來,種子就不會長根。同樣,如果我們造了罪,知道錯,便要趕快發露懺悔,罪的種子就不會在八識田裡萌芽生根,乃至開花結果。所以首先不要隨便造罪,若造了罪就要趕快發露懺悔,越早越好,免至罪的種子在八識田裡生了根,再開花結果,罪根深結,更難改過自新。地藏經有云:「業力甚大,能敵須彌,能深巨海,能障聖道。」果報到來之時,必定後悔莫及。第三助緣是要斷相續心,若然繼續造惡,雖懺無益。所以必須隨緣消舊業,更不造新殃。第四助緣是要發廣大誓願,要有上求下化之心,要度脫一切眾生,這樣佛菩薩也會幫助我們去滅罪。可常存此心念:彼苦即我苦,能拔彼苦,即是拔已之苦!第五助緣是要從內心去懺悔,《華嚴經》說:「罪從心起將心懺,心若滅時罪亦亡,心亡罪滅兩俱空,是則名為真懺悔。」上文已提到,心是主謀,一念無明起,可造種種罪,要改過自新,也要從心開始改,這才是真懺悔。

  每個人都有一些業障,所謂業障,是以前所作的一些惡因,而成為現在的障礙,這些業障能障礙我們的一生,包括學業、事業、道業、家庭、及身體的健康。我們做人的宗旨就是:應該做的事就要去做,不應該做的事就不要去做,不然會產生很多罪過,將來因緣成熟,必定會感召惡道,到那時候,後悔便太遲了。若作惡之後,沒有懺悔心,只有後悔,會將自己深陷憂慮中,長期累積,成為現代醫學中的「憂鬱症」,對人生是一大障礙,豈談修行。
勸君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有懺悔心,這就是佛陀教導我們最基本的課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