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教育的傳統、現狀及未來發展

衍慈法師

「佛」或佛陀,意思是覺悟者,而「教」可以理解為教育,意為佛陀是一大教育家,對大眾有一種普遍而傳承的教導。
佛教有他特有的教育傳統,基礎教義在於「律儀」。最早之時佛陀為僧團說略教誡,通禁身口意三業,依此修行,可證果位。佛陀常以四威儀來教化他的弟子,由一位好的老師帶領他的學生,有律可學,有儀可敬,往往事半功倍。以馬勝比丘為例,端正之威容與庠序之舉止,舍利弗在路上看見他威儀具足,舉止安祥,必定是個修道人,深深被他攝引著,並問他的師父是誰,知道是佛陀,馬上去拜見,終依止為師。可見威儀不但可以自利,而且可以感化他人。時值,佛陀成道十二年後,有弟子行惡法,佛陀針對當時之問題,找出適合時宜之解決方法,隨犯制戒,成為以後廣戒的藍本。
佛法東來之後,諸師大德們,也跟著這個傳統方法,承先啟後,以戒為師,師徒相傳授,隨緣盡分,應機施教,並創立各宗派,化導眾生。晉朝的道安法師規範了僧團的生活模式,唐代馬祖道一創立叢林制度,其弟子百丈懷海禪師制定清規,中國的叢林制度,漸漸完備。以律儀為本,更好培訓僧格,造就有德行的僧人。
從佛陀時代,直至21世紀的今天,隨著時代前進,社會發展,科學不斷突飛猛進,無形中給了原有佛教一個新的考驗。自從有了文字記錄,不用口傳知識;有了飛機代步,人與人之間縮短了距離;現在流行之互聯網,使消息傳達得更快,不用面對面,也可以互相對話,真是不可同日而語;只要走進一所學院,甚麼學科都可以去研究。不過,佛教仍須僧寶去弘揚傳承,寺院仍是教育大眾修行的學府。振興佛教,涉及人才問題,佛教之未來發展,主要決定於僧伽教育及人才培養。當前佛教存在的境況,還是缺乏弘法人才及培訓之環境。有些寺院注重經懺,忽視佛教的根本精神,修學及弘法也沒有層次,往往隨著大環境的轉變,偏向世俗化、商業化或學術化。在佛學院方面,也偏重學位,追求的是知識,忽略了實踐的重要性。整體佛教發展欠缺律儀人才及弘法制度,管理亦未能完善。
傳統教育著重修持,佛學院教育則著重灌輸知識。近代太虛大師提倡,要把佛學院的教育模式與僧團的修持結合起來,學修並重,理論與實踐相結合,目的是要培養德學兼備的僧才。大師極為重視律儀,認為僧人教育必須建立在律儀之上,令將來更好弘法度眾生。所以說佛教的人才,必須具備律儀,若離開律儀,縱使會講經說法,也無法令人尊重。其實身教重於言教,律儀是品德之實踐,要提高品德,才能以德服人,受人敬仰。品德的培養,紀律的遵守,素來是教育和個人成長的基礎。我國儒家孔孟思想,提出有「修身、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」的修養階梯,重視兒童時期的教育。現代的「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」,五項教育,德育也是首要之一環。歷代名人如漢武帝、唐太宗等,均以德化民,其他成功典範不可勝數。反過來看,因個人缺德以致身敗名裂、功敗垂成的例子,也俯拾皆是。 家庭、社團、民族、國家以至地域,從古至今,無分中外,其成敗盛衰,也與其成員道德和律法的奉行程度掛?,皆走不出因果這個法則。由個人以至?體、民族和國家,乃至出世間的佛法,無不重視律儀的奉行及德儀的化育。信、解、行、證是修學佛法的四個步驟,前兩個字,信與解是學,後兩個字,行與證是修,可以說佛教留傳下來之一字一句,都是我們之金石良言,不能忽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