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出家

衍慈法師


一篇寫在八十年代的文章:「我的出家」,收藏在筆記簿內三十多年,每次翻開本子,都要看一看、讀一讀,提醒自己不要忘記當年出家所發之願,遇到有障礙時,這好比一支強心劑,替自己打氣。此文亦曾放在2013年出版的傳記《佛光裡的微笑》一書裡,在今期的法儀雙月刊菩提法語,亦與大家分享。

『我夙願已償,終於出家了。我應該先感謝佛菩薩慈悲賜給我的安排,出家是我多年的志願,在香港大嶼山寶林寺聖公座下剃度,這是我做夢也未曾想到的。乘此因緣,略述我的出家及立志。
(一)出家簡歷:我原籍浙江溫州平陽,出生於一九四九年一個信佛家庭,母親信佛,我自幼隨母茹素,又時常跟從母親到寺院拜佛念經,由於年輕吃素、拜佛、念經,師父們對我鼓勵有加,常給我講些佛教因果及初淺佛法,我從小心靈受到佛法薰陶,樹立了出家的信心和意志。一九六四年,我十六歲時,決定了意志,跑到平陽錢倉鳳山寺出家,一九六六年「文化大革命」時,極左思潮逼迫我回家,當場要我坦白,吃葷,我素食習慣了,遇葷食即反胃,後來逃到溫州,居士們將我藏起,然後找工做,經歷了許多劫難,參加了工作。普陀山一位道岸老法師,文革時也被迫返家鄉寧海,把以生命換來的經書借於我,我日間工作,早晚偷偷地敬閱經書。一九八一年國家落實宗教政策,我被選為溫州市佛教協會籌備組人員。一九八二年福建福州崇福寺舉辦佛學院,因緣殊勝,就讀佛學院。一九八五年,浙江黃岩南山寺女眾佛學院任教。為滿夙願,一九八六年抵達香港東蓮覺苑參學。
(二)出家動機:我幼年茹素,從小心靈受到佛法薰陶的影響,自覺人生短暫,苦多樂少。今天人類的物質文明雖在走向昌盛,而人類思想都是空虛,墮落,尤其青年人更是如此,很需要佛法來啟發人類固有智慧,以淨化人間空氣,所以我的出家,一方面是為了追求佛陀所說的真理,實現人生的淨化,以報佛恩,父母恩,師長恩,眾生恩。另一方面憑自己的志願,盡自己的所知所學,與廣大同道青年共用,幫助社會人士能擇分辨正法,知有所歸,把佛法真理普及人間,期望人間成為和平安寧的樂園,創造人類幸福光明的前途。
(三)出家立志:我要通過出家,沐浴於佛法的智慧海洋,以洗滌無量世以來的宿習煩惱,一刀割斷青絲,將愛欲、俗緣、名利種種放下,我要做個嚴守戒律,又敢於作為,不折不扣的修道出家人,並以此在日常生活中要求自己,內淨己意,外息俗緣,上繼古德,下啟未來,為此衣單交付常住,性命交付龍天,於出家剃度之際,長跪三寶台前,痛下決心,克期此生取証,以了脫生死。今發誓要做到四不四要:
不為自己攀附俗緣,要為眾生發菩提心。
不求名利起人我見,要能忍辱和合大眾。
不為破戒作半日生,要嚴淨律儀為己身。
不為做啞羊無羞僧,要為佛門增添光榮。
我為追求佛教真理出家,將有限生命,奉獻眾生。』

慈出家至今,有愧未能做到不折不扣的出家人,但不斷朝著這個目標而努力,未敢放逸出家的初衷,在此亦冀與有緣人共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