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傳統教育與出家授戒

衍慈法師


佛教是佛陀一代時教,有他獨特的教育傳統方式。二千多年前佛陀初成道,在鹿野苑度五比丘,隨後更度了很多弟子出家,成立僧團,從始為僧團說略教誡,讓出家人每天都要念四句偈頌:「守口攝意身莫犯,莫惱一切諸有情,無益苦行當遠離,如是行者可度世。」略教誡通禁身口意三業,依此修,能證果。時值佛陀成道十二年後,有弟子行惡法,佛陀針對當時之問題,找出適合時宜之解決方法,隨犯而制戒,成為以後廣戒的藍本。


佛教對出家者之要求,從師父收徒弟時,要考驗徒弟,給她一段時間去適應寺院生活,學習佛門規矩、五堂功課以及待人處事等,習勞惜福,得到大眾師的認可方能剃度。為確保出家後素質優良,有層次地,從沙彌(尼)十戒開始,(女眾應先為學法女,受式叉摩那法兩年),才正式受比丘(尼)戒及菩薩戒。取得僧人資格後,還須五年學戒,不離依止,如法持戒,才能充分掌握作為僧人應有的行為準則及生活規範,能分辨應作與不應作,成為一個有修養之出家人,為將來弘法利生,打下基礎。
傳戒必須重視律儀,為了延續出家戒律的命脈,擔任戒師的資格,是要有一定的夏臘與修養,嚴持戒律,以身作則。戒期間除了演習、排班分班、跪拜唱念之外,最重要令戒子們領略到受戒的意義,祈望播下正因,培養出德學兼備,具有高尚人格的律儀僧才。若離開律儀,縱使會講經說法,也無法令人尊重,律儀是品德之實踐,所以說身教重於言教。

最近戒期聽到一位戒師之名言,他說傳戒教禮方面的對與錯,不是絕對,一個人做錯了,如果兩個人或多個人都跟著錯,錯的事也會變成是對的。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,但是如果那件事是違反了做人處事之原則,其後果一定是嚴重的,尤其是傳戒,印光大師說,「三濫」是佛教衰微的原因,即濫收徒眾、濫傳戒法、濫掛海單。三濫不除,佛法不興,濫收徒眾,沒有律儀,僧格墮落;缺乏制度,教團散漫。所以戒師正知正見,非常重要。

律云:「式叉摩那學戒已,二部僧授戒。」自唐以來,二部僧單授戒,倡行不廣,傳戒道場鮮有。見月老人有見及此,曾于寶華山舉行二部僧授戒法,尼部戒壇設於一葉庵。一葉庵在康熙四年 (1665年) 中斷香火,落實宗教政策後,一葉庵逐步復修,現建有大雄寶殿、講堂及寮房等。我們的理念是以弘揚佛教戒律,培養理論與實踐並重,傳統與現實相融的尼眾律儀僧人。宗旨是以戒律為基礎,教理為輔導,淨土為皈宿,依聞、思、修三慧來提高僧伽教育。順告有願發心出家者,來山上學習戒法及適應出家生活,為紹隆佛種,燈燈相續,正法永昌,淨化社會這個使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