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宙與心

佛經說,宇宙沒有始終,亦沒有邊中。佛陀在金剛經說:「須菩提,於意雲何,東方虛空可思量不?」須菩提答:「不也,世尊。」佛又問:「須菩提,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,可思量不?」須菩提又答:「不也,世尊。」從以上這段經文的一問一答,知道虛空不可思量,那麼宇宙,其中的世界和眾生,就更不可思量了!佛陀在阿彌陀經中有這樣說:「東方亦有阿?鞞佛,須彌相佛,大須彌佛……,如是等恆河沙數諸佛。各於其國,出廣長舌相,?覆三千大千世界,說誠實言。汝等眾生,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,一切諸佛所護念經。」如此可作証明宇宙的世界和眾生,確實不可以用數目字來計算,只有用無量無邊恆河沙數諸佛,各於其國,出廣長舌相,?覆三千大千世界,來表達宇宙眾多的世界和眾生。


然而,盡管宇宙之大,世界之多,眾生之眾,但都不出吾人介爾之心,心能包羅萬象,四聖六道都是由心,所謂:一念之差而成千古恨,一念之善,具大福德,立判行善與作惡。我們於生活中,可反映出心力的作用,酸甜苦辣、喜怒哀樂,全憑自己心力所作出的判斷,所以佛教對心的問題講得特別多。如《華嚴經》說:「應觀法界性,一切唯心造」。所謂心能創造萬物,對我們的啟示非常大,它告訴我們,人的心有無限的創造力,真的是不可思議。


舉一例子:大將軍李廣在曠野行軍,見草叢中有一老虎,拔箭射之,靠近後方看見弓箭深深射入石中而非是老虎,李廣將軍非常驚訝自己有如此神力,當他欲再試射時,但弓箭始終不能射進石頭中。《華嚴經》說:「心如工畫師,能畫種種物。」境由心生,世上最好的藝術家就是我們自己的心,只要這顆心想什麼東西,就可創造出什麼東西。有個畫家專門畫夜叉羅剎,他天天模擬夜叉羅剎的表情,久而久之,自己的臉也變成一副亂肉橫生的凶惡相,後來有一位法師建議他改畫菩薩聖像,畫家的面相由此時起又慢慢變得慈祥了,比他的本來面目還要善良得多。


為此証明,心裡所種什麼因,心外就結什麼果,宇宙萬有,天堂地獄都在心中,於現實中,我們可體驗的,每天隨時可以讓自己生活在地獄,也可以讓自己生活在天堂,夜叉羅剎,菩薩皆由心造,關鍵在自己的心怎樣去選擇。


既知一切唯心造,成佛也是唯心,只是一念迴光返照,背塵合覺,是心是佛,是心即佛,如果背覺合塵,整天心被身外之物所煩擾染汙,為名聞利養去奔波勞碌,心不能平靜安寧,這就是眾生。學佛、修行,要遠離身外可亂性的貪婪和物欲的煩亂,以入世的平和心態待人處事,以出世的精神來看待得失,才能讓身心清淨安祥,用如是平常的心來學佛、念佛、就是播下成佛的種子,決定將來成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