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師的殊勝利益

弟子釋常圓


《沙彌律儀》凡所施行不得自用篇云:

「凡出入往來。當先白師。作新法衣。當先白師。著新法衣。當先白師。剃頭當先白師。疾病服藥。當先白師。作眾僧事。當先白師。欲有私具紙筆之輩。當先白師。若諷起經唄。當先白師。若人以物惠施。當先白師已。然後受。己物惠施人。當先白師。師聽然後與。人從己假借。當先白師。師聽然後與。己欲從人借物。當先白師。師聽。得去。白師。聽不聽。皆當作禮。不聽。不得有恨意。乃至大事或游方。或聽講。或入眾。或守山。或興緣事。皆當白師。不得自用。」

總之來說,就是不管大事小事,都要讓師父知道,師父許可了才可以去做,唯除禮佛、喝水、嚼楊枝(等於現時的刷牙)、大、小便等五事可以不和師父說。就是說剛剛出家,對出家人該做不該做,該說不該說的都掌握不好,要請師父一點一點的教,幫你考慮,幫你拿主意,幫你抉擇。如同一個剛剛出生的孩子,什麼事都要大人幫你考慮、把握。真是要脫胎換骨,那樣心就很清淨。因為作為成年人,特別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人,世間的知見,習氣,思維方式常常與佛法格格不入,變成了非常堅固的障礙,正如裝滿了茶水的杯子,佛法的甘露就難以進入了。所以要是能做到事事白師,就能避免很多的障礙和後患。觀察我們的現狀,一言一行,起心動念,無不是業,無不是罪,因果真的是可懼,不可輕忽啊。

但是白師說來那真是容易,其實真的是很難做到的。剛剛出家時,覺得這種的規矩有些小題大做,免不了擅自行事,兩年的時間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下來,脾氣秉性也沒有多少的改觀,雖然每天十一、二支香精進的念佛,但是內心裡的不安定成分依然故而,而且很少去思考與人相處的內涵,慢慢的變得有些許麻木。

以2012年中秋來寶華山一葉庵受戒為契機,幸遇恩師上衍下慈尼和尚,也有幸能夠經常親近到師父,師父也是抓緊一切時間、機會教導大家。師父從念佛、行步、穿衣、吃飯嘮叨不已,而且幾乎每天師父都苦口婆心、不厭其煩的強調,要學會白師、白師!說真的,剛剛開始也沒有太在意,依然故我,光想著多做些事培點福報,受戒時能比較順利一點,受完戒趕緊回去參加共修。

臨近戒期,目睹著師父不管在什麼境界中,都能夠泰然自若,自在放下,而且那種慈悲包容的心量……,這一切讓自己心中的崇敬與日俱增,暗自歎息,要是能跟著這位師父多學點多好啊。

佛菩薩真的是心有靈犀,終於到了決定性的時刻,由於一些特殊的因緣,女眾的受戒場地也改換到了大僧廟裡。師父苦心培育了幾個月的戒子就要被帶走了,兩百多人,三分之二的戒子就這樣忽然離去了。有一些戒子不捨得師父,但是各有各的難處,臨別時淚流滿面的向師父辭行。師父一直慈祥的微笑著,坐在課堂的椅子上,囑咐大家好好去受戒,目送著兩百多個戒子,一個一個的拖著行李遠去的背影。在場的人無不為之落淚,但是師父雖然那雙睿智的眸子有些濕潤,卻還是一直安詳的微笑著。

這個時刻對於常圓心靈的衝擊、震撼,莫如說心頭堵著的一塊大石頭,轟隆隆一聲沉下去了,留下來,不管怎麼樣,遇到什麼樣的阻力、障礙,我一定要留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