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寬心語 (上)

弟子釋道寬

經常聽人說:“哎在哪修行都一樣。” 道寬對這話有些不解,可能是道寬的知見太重。道寬認為說這話的人會有不同的境界。如果是徹悟之人,已沒有分別,不被境轉。對他來說確實如此。然而,如果是學佛舌之人,可能就經不住推敲。如果一個道場,道風有能建立,僧人的煩惱習氣不減和世俗人唯一的區別就是圓頂方袍,甚至不如世俗人,就會讓世間人譏嫌誹謗,結果潛移默化地影響整個佛教,這樣真是令人悲哀!
道寬是在淨土道場發心剃度,老和尚很慈悲,也很有德行,四眾弟子道場女眾在下院,但白天要去上院做事,每天都接觸許多善男信女。寺院沒有系統,正規的管理,方方面面的制度都在不完善狀態中,每天都有突如其來的境界。這些無疑都是考驗。當然境界沒有好壞,可是沒有明師指引教誨,就會走很多彎路,而且擔許多風險。對上根器,能經得住風吹雨打的人來說,可能不會被轉。可是道寬真是慚愧,只能腳踏實地走好每一步。
可能是道寬宿世修的福德,有機緣來到江蘇寶華山一葉庵,幸遇上衍下慈法師,在這媢D寬的習氣毛病都赤裸裸地暴露出來。所有境界都透視著道寬的心性。師父非常慈悲,有時慈威並用,對治每個弟子的病根,使弟子們每天得到法水的滋潤。如飲甘露。弟子們每天學習,自恣,自我檢討,自我反省,依戒行持,每個人都法喜充滿,無法用語言表達。
師父真是一片苦心,老人家身教勝於言教。所做的一切都反應出不為自身求安樂,但願眾生得離苦。本來有多處很優越條件的道場,完全可以在繁華的大都市安逸靜修,但師父卻放下這些優越的條件,發心修復祖庭道場,重振道風,培養僧才。
一葉庵的條件比較清苦,可師父年過花甲,以身說法。師父的悲心願力激勵著弟子們發勇猛心 “將此身心奉塵?。” 道寬實在慚愧業太重,只有靠諸佛菩薩加被,師父提攜,同修們監督。如果弟子們辜負師父就是愧對諸佛菩薩,愧對父母、眾生,就是大不孝,希望同修們共勉,早證菩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