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師父不容易

弟子釋道廣


今天,目送著師父的車子漸漸的遠去,淚水又禁不住簌簌而下。雖然說出家了就是大丈夫,丈夫有淚不輕彈,但是看著師父這樣大年紀,法體也欠佳,為了教法,為了她座下的弟子、信眾,還是這樣一個人東奔西走,飛來馳去,而我們這些弟子,卻被師父安排、照顧的好好地,在一葉庵安心地學習和生活,怎麼能夠禁得住感恩、感動還有慚愧的淚水呢!


師父是大善知識,找到了師父是我們的福氣,好好地跟著師父走,我們的道業就有保障。然而對於師父來講,卻是太沉重的負擔了。我們這些剛出家不久的人,對於出家的生活還是一知半解,世俗的習氣還是比較濃厚,煩惱重重,難以調教,但是自己還發現不了,自以為是。所以從誦經上殿、敲打唱念、待人接物、勞動出坡到穿衣吃飯、行住坐臥、起心動念、舉手投足,師父每一樣都要去仔細的留心、去耐心的教導、對於弟子們不能即刻接受的事情,師父還有很大一部分是隨順,適基調教還要加上適機調教。有一次,師父對弟子無可奈何,但還是很爽朗的笑著說:


“你不聽我的,我就聽你的了。”


師父拿每一個弟子都當寶貝一樣,不管年紀大小,學歷、智力、資歷、根基優劣,脾氣秉性如何,服不服管教,都一視同仁,慈心調教,關懷愛護。


師父如同一個大學的教授在教幼兒班一樣,但是師父從來也沒有嫌棄過弟子們,從來也沒有想過要放棄我們,一直是悉心地鼓勵、呵護著弟子們快快成長,希望自己的弟子都長成參天的大樹,佛教的棟樑。


師父臨走前柴米油鹽,青菜豆腐,乃至糖果、花生都預備齊全,還特別買來棉褲分給大家,又親自到大寮裡面帶著大家做年末大掃除。


這幾天師父感冒的很厲害,呼吸道發炎,但還是為了教導弟子,反復地教唱梵唄贊偈,還有整本的大悲懺,常常聲音嘶啞到發不出聲音來,雖然大家求師父先不要唱了,但是師父還是堅持給弟子們錄下了大量的梵唄,好讓弟子們學唱。


弟子們看著師父辛勤忙碌的身影,心潮起伏,人心都是肉長的,會疲、會傷、會痛。但是師父的心是什麼做成的呢?雖說看上去師父的身體會疲憊,會有病痛,但是師父對弘法利生、建寺安僧、培養僧才的願心永遠也沒有過疲憊,不管什麼樣的風雨雪霜,師父都是淡然處之,不改初衷。師父是那麼的堅強,堅定,無怨無悔……


突然頭腦裡冒出了“中流砥柱”這四個字呈現出的壯麗景象:翻捲的大海中,一顆擎天之柱巍然屹立。師父在我們心中就是這樣的感覺,不光是對弟子們,對道場,對於整個佛教來講,因為有和師父一樣的這些高僧大德們,佛教才能夠星火相傳到今天!我們怎麼能不感恩,怎麼能不精進用功修行呢?


師父也有流淚過,而且是讓人痛徹心扉的淚,師父曾淚流滿面地說:


“我的難還沒有完全給你們講過,只給你們講了少許,更加難以忍受的境界還沒有和你們講。”


弟子們知道的這一小部分,已經距一個常人所能承受的極限超出的太多太多……,所以不敢去想像,師父所承受的壓力,折磨、磨難……
出家難,做一個合格的僧人更難,要作為一個合格的僧人的師父那就更是難上加難了!


師父,您放心吧!弟子們會把對師父的感恩之心,化成如磐石般堅定的向道之心,不管有什麼艱難困苦,都會於道業精進,嚴持毗尼,自利利他,以師父的大願為願,以師父的大行為行,快快的完善自己,承擔師長的宏偉大業,紹隆佛種,發大菩提心,把佛陀的教法發揚光大,以實際的行動來報答師父的深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