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師公

弟子釋大進


我和師公認識是在2012年10月7日,有幸相逢。時值江蘇省句容市寶華山一葉庵傳授二部僧戒因緣,我是一名來一葉庵受戒的新戒子。原來十八年前,1994年師公在九華山傳戒時,是我上能下通師父的戒師。雖然我和師公相認時間不長,現我已是她的徒孫,法名(大進)。我感到很驕傲、自豪。原來我還有一位這麼優秀、完美、德高望重的師公。頓時感覺我才是這世界上最有福報、最幸福的戒子、徒弟。
寶華山一葉庵是天下第一禪律宗祖庭,我師公上衍下慈法師就是一葉庵尼和尚。師公嚴持戒律,通宗通教。師公的慈悲、智慧、清淨、平等,一言一行,一舉一動、威儀具足,人天師表德相,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田裡。
師公為重建祖師道場,不辭辛苦,從千里香港來到大陸。把香港、上海、深圳等大都市的大小事務丟棄不顧,來到一葉庵。
為了一葉庵工程的順利進展,師公戴著安全帽,踩著那泥濘地山路巡視工地。為了這次傳戒,能讓新戒子,得到清淨戒體,像一支永久不滅的蠟燭,在燃燒自己,照亮他人。不顧個人身體、安危、冷寒,無論子夜、午休,還在巡視每個房間,關心戒子們的安穩。為了栽培戒子,以身示範。手把手,一點一滴在教新戒子禮儀。對寺院管理有條有序,安排的四大寮以及每個房間等,乃至場內外的每個角角落落,都是那麼的整齊、乾淨。來到一葉庵的人們無不贊嘆不已。
我敬愛的師公,您太辛苦了!
您付出了太多、太多、太多……
您就像大地一樣,能承載萬事萬物,能承受為眾生提供各種的需要。
您就像大地一樣,有這一顆寬廣、仁厚的菩提悲心;您就像清清的泉水,在高高的山頂不覺得自高,在低低的海底不覺得自低;您就像太平湖裡的水一樣,任何濁物、濁氣都染污不了您那清靜的身心。
您為了佛教事業,“一葉”的崛起,揮(捐)出所有的積蓄。
為了一葉祖庭,傳承律儀,重振良風,受盡了種種磨難與屈辱;為了昔祖開山佛殿重興,不惜任何代價,嘗盡了酸、甜、苦、辣;為了道業的永固,建寺培養僧才成聖賢,歷盡了多少坎坎坷坷,曲曲折折。
為了如來的家業,為了祖師的傳承,
為了佛陀的偉志,為了佛教的興衰,
為了一葉的崛起,為了毗尼的正法,
為了新戒的所需,為了道業的永恆(固),
為了毗尼正法久住世間,您返祖尋根,來到寶華,重建一葉,律宗祖庭,又有誰能體驗、知道、理解,您為這一切的一切付出了多少呢?為了繼承祖志傳承,宣講佛陀無上稀有正法,您時時刻刻,言傳身教,把自己當別人的實驗品;為了佛教的興衰,教導禮儀,傳授戒法,從自身做起;您為利益一切眾生故,犧牲自己(我),給別人方便。無論發生多少,多大的事,依舊是笑容滿面,慈悲為懷,禮和無爭,有理不辯,如如不動的心態。您是發最上菩提之願心的那位偉人。您的佛陀精神、仁慈內涵、風範、學識、修養、?行、平等、包容、善解人意、點點滴滴、舉手投足,具足三千威儀、八萬細行、覺行圓滿、莊嚴祥和地流露,堪稱一代稀有師範。您加持弟子時不用望、聞、問、切、扶脈,說出生辰八字等,只用一種善巧方便的言語智慧,微笑溫和的態度,就能調伏、治癒,每個弟子的身心。
您用佛法水來洗滌我們的心靈,增長慧命,去除煩惱,給予弟子們那些溫暖、關心、厚愛,讓大進終身難忘,無以報答。
您才是真正聖賢,當代第一比丘尼和尚;才是人中最為第一稀有的大丈夫;才是出污泥而不染的那朵金蓮花。
為了我們您放棄了太多、太多、太多……
大自然的壯觀、氣魄、完美、本如,才是我敬愛的師公。
那如如不動壯嚴美麗多寶智的寶華山,才是我敬愛的師公。
宇宙的真如本覺(體)、靈光獨耀、回脫根塵、體露真常、心性無染、本自圓成,這才是我敬愛的師公……
南無阿彌陀佛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