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華山一葉庵復建工程考察記 (4)


不期而遇的下雪和雪景在這次行程的第四天出現,大自然透過時節因緣給大家帶來意外的驚喜和收穫。
天空雖然灰白茫茫,氣溫持續低冷。工地換上一套套軟綿白滑的外衣,它的怠懶似被調適,包裝得可被接受和欣賞,正好給我們提供免費的拍照背景。師父也暫時卸下工作重擔,與眾弟子同樂。眾人心底充滿愜樂,瑟縮地擺姿上菕A拍攝成一幀幀雪地師徒融樂照。
拍照後,師父回到工作間去,忙於處理工程的跟進。道行師和我意猶未盡,繼續雪地取景。寢室窗外,是庵院的後山。雪野一片荒蒼茫白,香港土生土長的我,抓緊眼前美景,飽飽的填滿了每個剎那。道行師邊嘗雪,邊攝錄,平日怕冷的她,忘我地沐泡在寒天雪地裡,大自然與她似已渾成一體 -- 美不勝收的雪景被相機拍下來,更被融攝在她靈淨的心田裡。在這幾天的接觸,道行師不多言說。在師父口中,道行師的耳朵愈來愈不靈光,最近每況愈下,師父還不時為她慨惜,失去往日的精靈敏巧。道潤已親近師父及道行師多年,據她所知,在香港淨苑的寺務及佈教事務工作繁多,道行師忙時更要工作至深更半夜 -- 為教忘軀的精神真令人欽敬;大自然的美景似有意無意間給她獻上心領神會的酬賞,她也樂在其中拍拍照,充充電,似已渾入「拍雪三摩地」!為佛事投入工作,不計報償的精神也感染著隨行者:道潤師兄更堪作表率,她親近師父心誠意敬,依教奉行,律規儀矩,敏慎勤捷;我家同修律學師兄,此行專注五觀堂廚務,餐供伶快,惟律儀教理,尚待拓學;淺學若我,不敢自擂,謹領師教,自修自律,廣參廣學。
偷閒瞎扯過後,發覺師父仍浸忙於工程人事中,心感歉咎。慈悲的師父卻實在為道場操心呢。
夜幕下,天還是冷,雪似快融,考察行程已進入尾聲倒數。
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