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華山一葉庵有感(1)


寶華山律宗第一戒場,學子當厚慕名而來學習戒法。得以正己弘法,廣結有緣眾生。
一葉庵位於寶華山頂,四周竹林環繞,不遠處還有小花園,非常幽靜。一葉庵住持衍慈法師發心宏偉,志願繼承祖師遺志,將此一葉庵做為弘傳戒法,培養僧才的女眾道場。
剛剛來到一葉庵時,大殿還再建設中,圍牆還沒有刷水泥。來的時候是中午正好趕上了衍慈師父在五觀堂裡跟大家講話,看到師父慈悲的面容,聽到師父慈祥的話語,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。原來師父正在跟大家分享自己以前的經歷。衍慈師父今年64歲,十六歲出家。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時期。85年開始就已經講經弘法,各地傳戒培養僧才。在香港、臺灣、法國等多處建立道場,弘揚佛法。師父作為一位女眾從小出家的艱辛,直接沖入我的腦海。有個聲音告訴自己,釋當厚你又遇到一位良師啊,佛菩薩慈悲冥中護持!就這樣開始了在一葉庵的學習生活。
衍慈師父每天早上都跟弟子們上早殿,在上殿的過程中發現弟子們那裡做的不對,都會在課後給弟子們指點。讓弟子獲益良多。還有生活中的細節問題師父都會抽時間跟大家說說,很多時候都喜歡聽聽弟子們的意見。看到師父的慈悲讓當厚記憶深刻。
來到一葉庵第二天就去跟師父說想發心日中一食了,因為在這裡想突破一下自己,真正學到東西磨煉自己。師父當時聽了非常讚歎但是不太同意,說剛剛來適應一下,不要把身體弄壞了。後來跟師父說弟子發心省下時間來好好修行,師父看到了弟子的誠意終於允許了。當天我就日中一食了,早上大家吃飯的時候我就去千手觀音殿拜佛,每天拜150個大頭。這樣幾天的時間身體由最開始的大量出汗,過了五六天就慢慢的沒有那麼多汗了。時間也慢慢變短了,真正清淨的道場諸佛菩薩都在加持啊。對自己自身的修持提升了很多。這幾天也對師父逐漸瞭解了一些。
一葉庵現在這裡所有的一磚一瓦都是師父幾十年來的積累,師父每天都吃很簡單的菜點。對我們弟子還經常說你們有什麼需要就跟師父提,想吃什麼就說。師父每天早上還要到工地去看一下工程的進度,由於工期一直停滯不前師父眼睛裡的血絲一天比一天嚴重了。當厚也因此發心幫助師父去追工期的進度,每天帶著幾個師兄弟去追工期。就這樣多少幫師父分擔一點吧。
有幾次的工程都是我們學子們去趕制的。其中大雄寶殿佛龕裡面的水泥地面。我們叫了幾次工人都是沒有時間,後來跟師父請示我們就自己進去把石頭都平出來,然後組織一些人開始了抹水泥地面的歷程。呵呵,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幹過這樣的活呢,當時幾個人在外面活水泥,幾個人在裡面抹。由於佛龕下面很低,進去只能低著頭彎著腰,裡面還不通氣讓我們的進度大大降低了,這中間師父還過來看了我們。看到師父慈悲的面容我們心裡更增加了動力,一上午的時間就把佛龕裡面的地面磨平了。為此我們幾個第二天的早課都沒有去成,這天我還是發心日中一食的時候。呵呵,這次的經歷真正磨煉了我的意志啊。
在寺院的期間發生了一些事情,看到了師父的左右為難,看到了師父孤立難支。當厚心裡五味參雜。作為學子能幫助師父的沒有多少只能默默地在師父身邊,等師父需要人支援的時候義無反顧的站出來。師父師父,恩師一日之教即是終生之父。厚兒由心一直是這麼認為的。厚兒在師父身邊沒有更多的時間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情,今日寥寥幾字不足以述盡。恩師言教點滴行,厚兒心間時時存。

劣徒當厚合十頂禮恩師衍慈法師
2012、10、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