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華山一葉庵復建工程考察記3

佛弟子律廣


行程的第三天,愁雲與祥瑞並現。

早上天既陰且冷,寒風令人聳肩瑟縮,雨時下時歇,陽光隱身千里雲外;工地未見開工,老天爺未配合嘛!早餐後,師父給大家開示,大意是環境最能借來考驗道心,宏大的發心尚要時間來印證。隨後各忙各的。師父及道行師忙著工程、方丈樓合約和相關的人事安排。道潤、律學和我三人依師父指派,給舊翼外牆框柵清潔麈;道成師穿梭於庵院與人事間的磨適。忙過後,舊的庵舍新淨起來,新的工地卻弛?待舉。新春年十八的當天,工地似擱著等待工程合約的署簽,工人在休息間邊圍爐取暖,邊喝牌戲。

午飯後,道行師、道成師留守庵院,我們陪同師父到銀行去辦理款匯撥兌。途中還買了些手電筒、機件潤滑液等雜物。氣溫對我們平等看待,山區庵院跟南京巿區同樣的冷;回到院裡,大家能預感愈夜愈冷。我還接到指派,?上要陪師父和道行師外出辦理方丈樓工程合約的簽署。冷雨開始急下,像在給我們當心的預警!

提早用過簡便的?飯,大家不敢迨慢,身裹禦寒衣物,腳踏雨靴,撐起雨傘,濺過泥濘雨路,坐進工程承包商小吳的工程車,趕跑了個多小時,?上約八時半,我們安坐在肖總的辦公室堙C肖總是南京一所上巿地產發展公司的副總裁,是業界的領軍龍頭人物之一。他是一位居士,也就是行程次天來庵院訪談的那位先生,受到師父的宏願志向感召,這兩天來一直為工程、合約獻出心力。簽約前師父乘空與肖總將合約稿子細加研究。隨後在紹興從事的小劉也從那裡趕來,承包工程的小吳原來是他給師父推薦的。洽商開始,肖總代表師父,就結構、圖則、施工、用料、安全、合約的規範及執行等等,以其嫻熟的談判技巧及專業的權威性,向小吳提出看法及要求。所有有關工程安全及符合法律要求的重點事項,均由小吳親口確認。最後,在肖總及小劉的見證下,師父跟小吳正式簽署工程合約。

大護法的出現,真的給師父幫上忙。師父以誠摯的笑容,連連的給肖總道謝。回程仍坐小吳的工程車,不覺夜已深,冷雨下得又急又密。大家心情輕鬆了,跟著車子的水撥在晃轉。路不好跑,小吳高度警覺駕車,還不時要拭抹車窗霞氣。忽然,小雨點像白白的小羽毛線,輕盈地飄停在車窗子前;是飄雪,下起雨雪來。車越跑,視野越不清。好不容易,車子進山區了;最熟的路,卻不好跑,因為車子像在雲霧中蠕動。尚幸,小吳車技了得;我看除了瞪大眼(覺)外,他還得靠感覺,在山崖險路上開車啊!換了是我,只能把車子停下來。車真的停了下來,原來,庵院到了----再多跑一步,車子便要跟工地的樁柱攬在一起,拼個死活!下車時,夜更深,雨雪下興正濃,大家已忘了互相慰問,只小吳道了聲瑞雪兆豐年。師父和道行師在我和小吳的摻扶下,踏過那原來污髒泥濘,現卻軟白綿嫩的工地,各自安全的休息去。回到房間,換上淨鞋,亮起手電筒,輕聲的打開房門,我要看雪啊!夜真的太深了,雪與霧無法看清,只能聽到冷風的呼嘯。折返寢間,打開窗縫,引進了絲絲雪意--雪景還是留給明天,我睡了一個身雖顫寒、心卻愜意的雪夜。
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