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華山一葉庵復建工程考察記

佛弟子律廣


二零壹二年新春剛過,我有機會跟上衍下慈師父隨師行,道行法師、道潤師姐、律學師姐(我家同修)和我(律廣)一行五眾,於二月十一日上午九時齊集深圳機場。當天風和日麗,航班打破例遲慣性,順利於下午一時安抵南京祿口機場。原來師父在港已安排好來接的小轎車,大家安坐,馬上取道寶華山一葉庵工地。師父以其慈和的話聲與司機寒暄交談,眾人邊休息,邊欣賞陌生的南京。從清早起床算來,路程奔波已逾八句鐘,師父依然精神飽滿,毫無倦容。我們知道師父為重建一葉庵負擔很重,並受了許多委屈,這種折磨非一般人所能接受。再者師父為了今秋傳戒,殿堂工程進度慢,牽掛的事太多了,我們眾弟子實在不忍心看到師父如是苦,師父反而用「感恩折磨我的人」和「反求諸己」等法語,開導我們。師父對自己嚴格,對他人關心,在路上就吩咐,在進山之前到菜巿場堙A買些瓜瓜菜菜;得知最近山上附近的水質受污染,又買了兩大樽瓶裝淨水。她因擔心我們不夠營養,還交代要買點豆腐呢。


車在工地泥漿路前停下來,一葉庵終於到了。背馱手挽著行李,在師父的引領下,大家戰戰競競、載浮載沉似的濺過泥濘灘路;尚幸未至泥足深陷,但已踉蹌不堪。卸下行李時,道潤及我等幾個師姐弟妹,各各滿腳(鞋)沾泥,庵院舊翼梯間及走廊,已被踐踏至污蹟玢斑,正在忙著清理泥鞋的我,?地驚覺,與我們同樣走過相若泥路的師父卻鞋履「無恙」,還氣定神閒地給我們作清理的叮嚀。(走筆至此,心媟t忖,當年達摩祖師一葦渡江,難道當天師父也在施展她的一葉鞋功嗎!)


親近師父短短時間,深深感受到師父生活的清淨,略舉一二:


一、師父吃得很清淡、簡單,菜不放油,土豆飯面蒸。
二、師父的惜福,一張紙巾用幾次。交通盡可能選平價,如此次香港至南京,指定我們從深圳至南京來往,不肯坐直航。
三、房間,男眾的我配右方一間,女眾的道潤跟律學獲配左方一間,師父跟道行法師一間,就這麼簡單。
四、工程期中雖亂,但寺內?潔有條,師父抹窗掃塵連廚房都親力親為。師父說做事可以念佛、可以修行。看著師父面帶笑容,快捷便好,我頓時明白心清淨即一切清淨,已能領會師父的慈悲方便和靈巧的智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