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貓修行

陳沛而


去年十一月,我收養了二隻小野貓(約二個多月的小貓),是路過一間動物診所,看見這兩隻待人領養的小野貓,說來奇怪,這兩隻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的小花貓,竟然沒有親屬關係,只是有不同的好心人,從不同的街角,好心把牠們拾回來。我其實沒有認真打算養貓,因為照顧貓太麻煩,要有心理準備才好收養。但見這兩隻貓又可愛(小貓當然可愛),又可憐(牠們當時的狀況很差,骨瘦如柴,有點骯,有點傷),心中在思前想後,最後還是收養了,其實不過養兩隻貓而已,沒有什麼大不了。

這兩隻貓,初來我家時,狀況也不好,給牠們吃點中藥後,體質好起來,但說起來,來我家的第一天,就給牠們皈依了,自此是佛弟子,跟我一樣,每天禮拜菩薩,而且家中全天自動播佛號,牠們也很有幸,如是生活在一個佛號聲不絕的環境中,也跟我一樣,每天從網上電視中,聽師父的開示。眾生平等,這隻貓跟我沒有什麼分別,只是我比牠們幸運,得到難得的人身,牠們則因惡業,只好披毛戴角去,得了一個花貓身。我想,對一隻原本是野貓的貓來說,牠們的際遇是萬中無一,一般野貓出生後,要努力掙扎求存,可知野貓的夭折率相當高,但牠們竟然被人收養,而且主人懂中醫,可悉心照顧牠們,更難得的是牠們得了一個信佛的主人,千萬難得的讓牠們天天禮佛,有機會修行的畜牲並不多,牠們三生有幸。在我心目中,我看牠們很平等,如家人一般,我會打趣說,我們是同修,同是佛教徒。萬法唯心,牠們在我家住,心識都善起來,不同的朋友都稱奇說,我的貓,跟別的貓很不同,不單容貌和善,而且不出爪,不使牙,少見這樣和善的貓。二隻貓看上去幾乎一樣,但身段比較壯的一隻,行為和心識都比較粗魯,我想牠過去世也許是個黑社會,所以行為比較粗魯,而身段比較短小的一隻,行為幽雅,智謀多端,我日常寫書法時,牠會跳上桌子來看我寫,好像是很有文化的貓,我忽發奇想,這隻貓過去世也許是個「斯文敗類」,所以今生墮落作貓。別以為貓隻隻皆一樣,原來其性皆別有不同,無他,皆因承接了過去生的心識和習氣而已。

今年八月,有朋友在街上拾得二貓,剛出生,未開眼,未長毛的小貓,朋友把牠們養至開眼後再「分發」,我「獲派」一隻,我沒有刻意的挑選,但得了一隻體質比較差的,這也是好緣,因為我懂一點中醫,我有信心調理牠,這隻小貓結果也能健康成長,當然我收養牠的第一天,就為牠皈依了。一切眾生本質上跟我們沒有什麼大分別,也實在是一般骨肉一般皮,我快快樂樂的跟牠們一起修行,但願將來皆能見性開悟!來生不好披毛戴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