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隻蚊

佛弟子陳沛而


在澳門的家,蚊多得很,因為前則街市,後則食檔,是故特別旺蚊,但我不打蚊,是故蚊也特別喜歡來我家作客。夏天群蚊亂飛,蔚為奇觀,而且還會到處產卵,相當惱人。

這樣的狀況真的在考驗我的忍辱般若了,但其實不是在好裝慈悲,而是對這些蚊有同理心的話,你也打不下去的。蚊子因為業力所感,已經相當不幸地得了蚊的身子,壽短,而且大多不得善終,例如大多被人打死。但蚊子作蚊,也身不由已,作蚊!非其所欲也。既然已經是一隻蚊,也得掙紮求存,牠們去叮人,非為口腹之欲,是為求存而已,比起人類但求口腹之欲,嘗盡山珍海錯,濫作殺業,不是善意得多嗎?蚊子為了生存,不得不叮人,是故偶爾被蚊子叮了,也不是大壞事,慷慨一點,請蚊子吃一頓午飯吧!大家結個緣吧!也許有人會抗議,白紋依蚊啊!日本腦炎啊!可知因果業力千絲萬縷,但如何錯綜複雜,郤是從來點滴不差的。我不是叫大家都去滋生蚊蟲,只是想大家不好趕盡殺絕而已!

我又想,既然蚊子喜歡來我家,我家剛好又長播念佛機,難得跟牠們結個善緣,亦美事也。有機會聞法的蚊子,少之又少,若牠們但聞一句佛號,仗此功德,而得以超升,是多好的美事呢!是故一隻蚊,考驗了的忍辱,考驗了我的慈悲,而且給我佈施結緣的機會,在一般人眼中要殺之而後快的一隻蚊,對我們都有那麼正面的功用,善惡不外乎在君一念間。對眾生不好生嫌棄,正是莫輕物命微,是一般骨肉一般皮,也如地藏菩薩,他到地獄去度眾生,他會嫌棄地獄眾生穢垢?他會嫌棄地獄眾生下賤嗎?但告訴大家一個祕密,原來貓有驅蚊作用,自從家中養貓,發現貓不許蚊子低飛來傷害我,蚊子覺得沒趣,也不愛來我家作客了,但無論如何,我還是很希望牠們能聞我家的念佛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