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位百法(1/2)

衍慈法師


序言       
終於在會靜老法師座下,把內容豐富的五位百法學習完畢。
五位百法既談有為(因緣造作之法),又談法相(諸法顯現於外各別不同之相)。言談法相時,又談有漏(煩惱),於破二執(我執與法執)時,又顯二空(我空及法空)。既說明眾生生死輪迴的所以然,亦解說了修行的正確方針。
  
學習前的概況:
五位百法,所講的都是宇宙的事理。
  在未學習之前,對宇宙毫無認識,面對?茫茫的宇宙萬有,望洋興嘆,以為是非人所能知之,甚至欲把大門關起來,乾脆莫去問津,真是可憐,如是醉生夢死,如何能躍出苦海,何日才能成就無上菩提?
  
我對此次學習,有如下之體會:
通過五位百法的學習,終於把宇宙的奧秘打開了,而且解剖得淋漓盡致,不但可以任人調定其全部組織,還可以改造它!有這必要改造它,才能帶給人們無窮的智慧,永遠受用不盡。
通過這次學習,把醉生夢死的人,一躍變得聰明起來!難怪各國人民對佛法有如是的渴求,對佛陀有如此的敬仰。我不知在那一生結了佛緣,今世每一天都能嘗到如來的甘露法味,真?自幸,在此謹乞求佛陀慈悲攝受護念我,令我再不墮迷網。願我生生世世,百千萬?,盡未來際,都能做佛陀的弟子,奉行佛陀的教法,與佛同行,度一切眾生,直至成佛。

對宇宙的認識
宇宙,按佛法說,是沒有始終,沒有邊中的。如佛陀在《金剛經》說:「須菩提,東方虛空可思量否?」須菩提答:「不也,世尊。」佛又問:「須菩提,南西北方四維上下可思量否?」須菩提又答:「不也,世尊。」從這段經文的一問一答,得知宇宙是不可思量的,而其中的世界和眾生,就更非餘所能知之。正如佛陀在《阿彌陀經》中說:「東方...如是等恆河沙數諸佛。各於其國,出廣長舌相,遍覆三千大千世界,說誠實言。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,一切諸佛所護念經。」這就証明了宇宙的世界和眾生,確是非餘數所能知之,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祇說。
然而,盡管宇宙之大,世界之多,眾生之眾,用五位百法皆能攝盡無遺,所以說學習五位百法,可以調定其全部組織,一點也不誇張。

五位百法的總認識
五位百法,總收為二大類:其一是有為法,其二是無為法。有為法佔四位,是說明宇宙諸事物之現象。無為法只一位,是說明宇宙的本體。有為法與無為法,亦即宇宙之現象和本體,合為一大,現在把不可測的宇宙,按二大類 於下說明:   
有為法的認識 
(1) 在未學習五位百法之前,對世界上所有事物,莫名其妙,還以為是實在的,因此起種種我、法之執著,起種種顛倒妄見,生種種煩惱。
通過學習,知道宇宙萬有,都是從因緣造作而來,是個幻象,決無實體,且不停在生住異滅遷流著,當中無說為事為理,各別單位,成集聚的總和,一一推研,都找不出實我實法的體性,從而解脫了煩惱。
宇宙萬有,由於都是因緣造作而有,所以命名「有為法」。為宇宙的含義,就是因緣造作。法,即物也,就是一切事物。一切事物都是仗因托緣而有,故稱有為法。這就是說明了事出有因,即反駁了無因論者。所謂因緣,指的是正因緣。是其果之因,如瓜子為瓜因,名正因緣。若豆為瓜因,不是其果之因,這則是邪因緣。
正因緣生果,如瓜種及時下地為因,水土陽光,人工肥料為緣,就能長出瓜的果實。復由果實之瓜子又為下一代具備了因義,以致下一代果實能生長出來。這叫做「因果相續,互為因緣」。如蛋生雞,雞又生蛋,因果相續,互為因緣,以啟無窮。合稱為正因緣。宇宙間一切事物,都是如此,也就是一切事物雖無始無終,但有因緣造作的規律性。
「邪因緣即非因計因,非果計果」。如說瓜因可以結果,或豆因生瓜果等,此說不順情理,於無其事因,妄計非為是,故名邪因緣。
然而,種瓜不能得豆果,這種道理是眾所周知的,可是就有人在許多事情上計錯了因果,如有人說:沒有善惡因緣果報,行善不能得福果,作惡亦不會招苦報等。這是違理違事的,眼見世上做了壞事的人,如犯罪份子,會受到人民的?責或政府的處理;又老實耕田作業的人,可以安然在家中享受其勞動所得。這不也是善惡好壞的報應嗎?由此可知佛學上所說以下的道理:「正因緣造作,因果相緣,互為因緣」,完全是客觀的,實事求是的,決不是誑語、異語。
在因緣得果的道理上,令我們知道:因緣有好壞,其結果亦有好壞。引申到人生的好壞,社會的優劣,國家的清濁,都與因緣有關,這是不可以否認的。
還是農民聰明,知道欲求生產豐收,必先選好良種,修好水利,搞好備耕,充足肥料,為生產豐收,創造良好的因緣。農作業是這樣,其他又何嘗不是呢?根據以上的道理,所以佛陀教誨人們要改往修來,把壞苦的命運,改為康樂的命運,把拙劣的社會,改造成優勝的社會,改混濁的世界變為清淨的世界。
在這裡得知佛子修行,並非盲引,信仰佛教是智信,但是有些佛弟子邪正不分,是非莫辨,把封建迷信合為一塊,這都是沒有聽聞正法,或少聞正法的關係。
為了眾生的命運,社會的優越,國家的清淨,需要大量培養佛教人材。佛子的責任重大,決不能忽視聽聞佛法,聞法也不能只為自己名利,應毫不為己,只有為眾生、社會、國家而發心求聞佛法,才是佛子的正見、正思惟、正語、正業和正命。
(待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