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葉庵:-我的師父

弟子道寬


一葉庵是祖師見月老人悲心,為傳授二部僧戒創建的女眾道場,經歷幾百年的滄桑巨變,又有文革的活動,使道場面目全非,如同寶珠埋在土裡。蒙諸佛菩薩憫念眾生,促成因緣:師父的悲心宏願,與諸佛菩薩,見月老人感應道交,光光相應,2010年師父為傳承正法,重建一葉庵,以完成紹隆佛種的使命,使這顆明珠出土,重放光茫。
  師父剛接受一葉庵時,這裡幾乎一片廢墟,這幾間簡陋的房屋,大殿如同茅棚,師父含辛茹苦,將幾十年的積累及全部身心,都投注到此,這些年所經歷及承受的苦楚,是常人無法想像的,有時師父傷心說一點,弟子都會不禁悲從中生。
  師父以常人無法想像的毅力,金剛之志,使一葉庵現況改變,現已初具規範,從前的廢墟已成為有條不紊的四合院,如宮殿般、大雄寶殿也雄偉壯觀,典雅不俗,整體面積雖不太大,但層次分明,有效合理地利用空間,使房間安排乃至角落都嚴l懂至榛,雖看上去不十分雄偉,也可容納幾百人在此修學。
  師父曾開示:比如大殿的佛像,從運輸至安座花費了幾百人的力量,十分不容易,如果是後來人,就不會想到那種難處。
  可見在建設當中,一磚一瓦,每個角落都耗費師父的心血,雖然僱用工人,但師父說這些積累都是信眾對師父的信任,真誠的供養,要為信眾負責,要這些錢起到作用,所以師父勞心之極,在質量上把關,費盡苦心,一絲不苟,尤其是寺院裝修,更讓弟子感慨頗深。
  一個是圓滿的人,有口皆碑,無論做人做事都讓眾生折服,裝修工程(大部分裝修)約三個多月的時間,這期間師父白天幾乎沒有休息,晚上也很晚。哪怕一針一草這樣的小事,師父如果不操心,就會出差錯。
  因師父積勞成疾,住院治療還沒有恢復,便參加裝修工程的運作,那種辛苦可想而知,弟子們不能從實質上幫師父分擔,為此慚愧不已。
  現在一葉庵如同宮殿般,香客都嘖嘖稱讚,最重要是這裡的磁場,空氣清新,清淨安寧,是許多道場都無法相比的。好像弟子們每天都沐浴在佛光裡,弟子們都那麼輕鬆,法喜安祥無法用語言說明。
  也許會有人說佛光普照,不一定只在這裡,的而且確,但三塗眾生領納不到,這就是千江有水,千江月吧?
  從外在看,像一葉庵甚至比這裡還壯觀的道場也不計其數,舒適的修學環境只能從某一層面上接引佛子,最重要:道風、學風,而且有明眼善知識引導,至關重要,可能這就是一葉庵特殊吸引佛子的地方。
  這裡有師父每天對弟子們循循善誘的引導,師父誨人不倦,修行要從小事做起,滴水成溪、積沙成塔,多次開示弘一大師惜衣惜食不為惜財為惜福……。教誡弟子們說話語氣很重要,要把心找回來,每天在法水中浸泡,久而久之,俗氣才能根除等。
  很多地方,很少有師父親自不厭其煩地引導。師父說這裡是選佛場,必須有恆心,發久遠心,才不會被淘汰。師父以甘露法語,滋潤弟子們的心田,使一棵棵菩提苗永不乾枯,健壯成長。
  願一葉庵這顆寶珠,光攝法界,願師父悲願,圓滿成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