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堂有感

弟子愚痴


記得師父曾說過:「行堂有很高的學問,是很莊嚴的法事。」當時,我聽了不以為然,心想:行堂,說白了不就是打飯分菜嘛,談得上法事嗎?而且還是莊嚴的法事?以前我在學校裡天天幫小朋友們打飯分菜,也沒感覺到裡面有多少學問哪,思來想去,還是認為是小事一樁。


    這個謎團藏在我心裡,也沒敢請教師父,既怕挨批,當然更多是不好意思問。直到江蘇電視台 "旅遊真好" 這個欄目組織了 "一葉庵一日禪" 此活動,師父決定培訓四位師兄行堂,我有幸參加了培訓。


    那天,師父把我們帶到五觀堂,當場手把手教我們行堂。師父說:「行堂不是急於把自己手中的飯菜分掉,完成任務,而是借助行堂來鍛煉自己的心。」接著師父很細緻地講解了行堂要注意之事項,並讓我們一一進行操練,彌如師兄自告奮勇,首當其衝,她的動作如富家小姐般優雅,具有舞蹈性,師父和大家看了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,師父說:「下一個」。我說:「師父先評價一下嘛。」因為怕自己出醜,誰知,師父笑著說:「你們操練完了再評價。」第二個輪到彌法師兄,有了前車之鑒,她不再有優雅動作,而是小心翼翼地看看師父,再打飯,完了又試探性的看著師父,師父又是哈哈大笑。我跟律畬v兄也都是在師父和大家的笑聲中練習了一遍。這時,師父說:「我來演示一下你們剛才的行堂啊。」說著,師父把我們四位剛才練習的過程一一表演了一遍,大家看了,笑得前俯後仰,著實佩服師父的表演力,當時的氛圍寬鬆、愉悅,感覺師父好親切、好慈祥。隨後,師父又說:「我來示範一下行堂,你們看有什麼不一樣?」師父非常認真地示範了一遍,我們看到師父行堂的時候,舉止動作十分緩慢,沒有任何多餘的小動作,舉手投足間透露著安定、清靜。師父說:「做什麼事,心就安住在當下的事情上,不要散亂、馳騁。」當我第二次再練習時,我學著師父的樣子放慢動作,先找一找自己的心,將心攝住,安住其中,頓時,一股「定」的力量湧上來,愜意、自在,果真是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。


通過這次行堂培訓,我進一步體會到生活即道場,穿衣、吃飯、走路、睡覺等,事事都是在修行,不是死坐在那裡不動才是修行。修行是活活潑潑的,要起妙用的,否則淪為黑山背後,成了死水,死水不藏龍,縱然修煉多年也無益處,或頂多成個自了漢而已。這與大乘佛法不相應。


佛法不是用來空談的,而是要來實踐的。師父的教導就是這樣,很少給我們講大道理,而是從小處著手,讓我們實實在在歷事練心,引領我們從做事中自悟真理,逐漸除去習氣,與佛法相應起來。真心感恩師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