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朽的豐碑

弟子釋道廣


弟子跟隨恩師已數載,在這幾個寒暑裡,弟子感慨萬千,真是悲欣交集。
回想起幾年前因不遇明師而徹夜難眠。後來能和佛菩薩感應道教,來到一葉庵遇恩師,當時就預感這就是弟子最後的轉折:這就是新的起點。
和師父近距離接觸,開始覺得師父清淨莊嚴,慈悲,笑容溫暖。通過長時間的磨練,考驗,及師父各種方式的加持。弟子所有的陋習赤裸地暴露出來,逐漸體會到師父與其它法師的不同,感受到師父的睿智,悲心,切願及定功。
弟子常思惟,師父以慈悲攝受弟子們的心。以智慧折服弟子們的心,以威德降服弟子們的心。師父每天苦口婆心,以甘露法語滋潤弟子們的心田。灌溉菩提苗,使菩提樹早日成才。
師父不用俗情,卻無與倫比的細膩(情更濃),使信眾感受到溫馨。師父對弟子們的嚴格可以說天衣無縫,生怕弟子們有一絲毫的過失,但又觀機逗教,所以只要和師父在一起一段時間,都會捨不得離開,時間越久,越感受從牛奶中提酪到醍醐的滋味。
因弟子用心看了師父的傳記,對師父的瞭解更深刻了,師父胎裡茹素,從小發心出家,文革受阻,不退道心,後躲避紅衛兵破害,連夜去溫州,無數次經歷坎坷,蒙佛菩薩護佑,遇貴人相助,得到正式工作,白天工作,晚上精進爭取機會,參訪善知識(高僧大德),得法寶,悟經典,寫心得,得到高僧認證,後來去崇福寺進修,去香港深造,創建律儀淨苑,弘法足跡遍世界許多國家,師父不遺餘力,養老恤孤,辦慈善事業養孤兒,師父不會因自己有名利作自了漢,師父的精神:大慈哀湣度一切。師父的思想特色:以戒學為基礎,以教理輔導法語均沾,以淨土為歸宿,培養律儀僧才,續佛慧命,紹隆佛種。
因師父悲心切願感召,因緣成就,師父來到寶華山一葉庵,這是四百多年前見月律師創建,後來文革道場衰落,師父復興道場,重振道風,經歷無數次艱難和委屈,寒心如苦,無法用語言表達。
經過幾年的不懈努力,一葉庵變得從外看很具特色,不像很多道場那樣富麗堂皇,但古樸典雅,格外清淨,一進門就感覺淨土中的淨土。從裡看也別具一格,不像許多道場各個殿堂許多佛像,又設香爐,煙火繚繞,而一葉庵,殿堂不多,只大殿,三尊佛像,還有觀音殿,格外清新,層次分明。
相信有師父就會使世界光明,就會使眾生離苦得樂。

承佛志弘傳聖教
湣蒼生力樹戒幢

2009年,恩師上衍下慈和尚尼滿懷著不忍眾生苦,不忍聖教衰的宏深誓願,在這世風日下,佛法衰微,戒法飄搖難倡之末世,為了光揚世尊之遺教,承繼祖師之基業,建寺安僧,哺育僧才,毅然從香港隻身趕赴內地,接任一葉庵主持。
四年多來,師父歷盡艱辛,受盡屈辱,磨難。但師父以她鋼鐵般的毅志,虛空般的胸懷,承受著來自各方面的刁難,壓力,誤解與挑戰。由於對內地狀況不十分瞭解,屢屢被人敲詐勒索,威脅恐嚇等。也不懂得請求政府部門的協助。只能默默的祈願,默默的忍耐。
今天,師父終於以她不可撼動的悲願之力翻開了一葉庵暫新的一頁,使此刻成為一葉庵弘傳律儀,培育僧才起跑的里程碑。
師父有句經典之作:好的勇士戰死在戰場上,一位法師將是倒在講臺之上。師父為了僧伽的教育。以堅忍的力願,將身心全部投放於悲願當中。
常常形容一個人的小氣,用兩個字吝嗇或簡捷,甚至用個「摳」字,但對師父而言卻是一份信任的工作,一份責任的擔當。對信眾的供養而肩負起對信眾的尊信而擔負起力願的付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