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安居的快樂

末學釋宏印


末學從塞外大漠一個寂靜的小寺院來到幾千里之外的寶華山一葉庵,帶?對寶山古?之憧憬,懷?對法師的敬仰,對法師的渴求,我一個人悄悄的來到一葉庵結夏安居。
  末學人到中年才有幸結法緣,遇師披剃,雖然接觸佛教已有二十多年,但對佛教的真實意了解甚微,深知佛法浩如?海,即使傾盡一生也學無止境。有幸在網絡上認識上衍下慈法師,得知法師慈悲,弘揚戒律,領眾結夏安居,末學徵得法師允許,懷?虔誠來到一葉庵,開始了學習夏安居的生活。
  初到夏安居的時候,感覺很奇怪,寶華山是律學道場,而上衍下慈法師也是海內外律師大德,還有從台灣請來的三位律師,法師的臉上永遠帶?母親的微笑 - 慈悲祥合;三位律師?不苟言笑 - 寧靜謙合。
  隨?安居生活的開始,一切都在法師們的精心安排下有序進行。晨鐘暮鼓、經行教授………。在法師不厭其煩言傳身教中,末學慢慢的改變自己,從細微的一個動作,到每一條戒律的解析,點點滴滴,從點到面,無不凝聚?師父們的慈悲和心血,在潤物無聲般的法雨滋潤下,末學減少了心裡的無明之火,煩躁之氣,改變了不良的習性,增加了心裡的安寧和對戒律的軌持,從而也體會了安居對一個出家比丘尼的益處,更加了解戒律對我們每一個比丘尼的重要性。隨?學習的深入,末學相信,我們不論哪一個人都會有很大的轉變。
  感恩一葉庵龍天護法的護持,感恩師父們的良苦用心,感恩同參學友的發心,感恩成就沒學的一切……..。
 

久遠盛名寶華山 山中律院一葉庵

師徒和合共一處 ?手同登九品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