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關齋戒的體會 (2)

佛弟子周律滿


時間再次回到我們住進寺院的第一天:
凌晨4點,在暮色的晨空中,晨鐘響徹蒼穹,走在任何一個走廊都能看到師父們為我們早課準備的身影,彎腰低頭、埋頭苦幹,暮色中,看不清他們的臉,只見他們各司其職,有條不紊的忙碌著,還小心翼翼怕弄出噪音影響其他人……。
在五觀堂門口,我看到了上衍下慈尼和尚,這讓我很震驚,因為在我的字典裡,尼和尚是講經說法的高僧,出現也只會是在法座上,根本就不會出現在這個時間和這個地點,更何況昨天老師教的禮拜師父的動作也是懵懵懂懂,看來得在凌晨4點這個檔上就要草草用上了,就像小時候在被窩裡面?玩不睡覺被媽媽抓著了一樣,反復熟悉的畫面跳躍著在心中翻騰起來,在我30多歲的生涯中也時時會出現這樣的身影,小時候家窮房子小,爸媽早晨起床時都是小碎著步輕輕走出去,不吵醒我們,讓我們能多睡一會兒,有好吃的都讓給我,有好穿的都讓我穿著,只要我開心了,他們自己穿著破舊的衣裳還一幅高興的樣子在家裡忙來忙去;我讀書後,為了讓我和我妹讀上書,每天在起早貪黑,埋頭苦幹,只為掙錢讓我們讀書的心願能持續,我們讀書吃的是VIP尊貴套餐,用的是新蘋果電腦,他們吃的是隨季菜,用的是20年前的刮鬍子刀,哪怕現在給他們買了好多新款,他們還是不願用新的,仍得意地說舊的順手,不會刮傷;有一次我讀書學校附近發生了一次爆炸案,死者與我的小名相同,我媽只聽到這個名字,當場就暈死了過去。直到我下課回家,她才醒過來;後來工作了,父母更是時時擔心,經濟蕭條時連我媽這位不識字的文盲,都知道問我經濟危機風暴是否對我們生意有影響;現在有了家庭,母親和父親商量,乾脆從老家搬來上海,獨享多年清淨的他們又親自來重新掌持家事,生怕我們不懂持家,一日三餐,油鹽柴水醬油醋,親自查看銘記,量入為出……,普天之下,親如生身父母,如果不是他們,我也不會有今天如此健康的身體,如果不是他們,我今天也不一定能識字學知,懂得做人的道理,如果不是他們,我也不可能有今天的自由,能有機會出來尋找生命的真諦!即使我在同齡人中並不怎麼優異,但父母給我的愛、給我的溫暖一樣沒有少,並用盡了他們畢生的精力,想教育好我們,想把這個家風傳下去…… 。
思路晃神,尼和尚已經走到了我們面前,她正在輕問庫房餐食準備的份量,囑咐不夠的話再把昨天居士供養的小麵包拿過來給大家當點心,我馬上依葫蘆畫瓢的禮拜過,讓道,隨之扭頭只緊追到師父的背影,袈裟包裹的身軀,高大威嚴……,讓我聯想到文學家魯訊先生寫的背影,名人傳裡名人的背影,高僧傳裡各位大德的背影,城市夜晚各個窗戶裡面肯定都有一位父母的背影,各個守護著自己孩子的背影,各個鼓勵新人的背影,各個教法勤勸人上進的背影……。《詩經》裡有一首詩歌:“哀哀父母,生我劬qu勞”,就如他們,在親生父母不在身邊的時候,照顧我們,在親生父母沒辦法解決我們的病痛時,代替他們,給我們開藥方打針治病;在親生父母沒能力再教育我們時,代替他們,來引導我們學習,走入正確的道路,這世間有無數這樣的父母,他們在社會上的名稱,也許叫“醫生”,“法師”,“老師”,“軍人”,“工程師”,“清潔工人”不光只是我們口頭上叫的親生父母名字,這些無名的背影,何不都是恩德父母!他們付出的點點滴滴都如父母的恩德,以前的我居然沒有察覺,這樣的這些點點滴滴,我想大家肯定也都是耳目能詳的,熟練在我們每個人身上出現過千萬遍的,若比喻我們每個人拿上十枝筆,用一生的時間拼命寫,估計也是記錄不完的,即使是《詩經》裡善於表達的《蓼lu莪e》再來,我想也只是依稀彷彿說個六七分罷了。

(待續)